魔兽同人小说:崩溃的艾泽拉斯-辛特兰(一)

作者:中国赌城   来源:http://www.hnabai.com    栏目: 中国赌城在线    日期:2019-07-15

  此刻,我与暴风城王子安度因正乘骑着臭烘烘的狮鹫,像两颗流星一样飞向位于大陆中部的辛特兰,或者更确切的说,我们的目的地是矮人们建立在辛特兰西部隘口上的宏伟城池,鹰巢山。

  为了尽快把灵魂之力不断逸散的昆兰送到辛特兰西部的望海崖,我与安度因把凯特瑞娜的龙蛋交给了暴风城法师塔里的安多玛斯大师,大师向我们郑重表示,他一定会即刻前往塔纳利斯的时光之穴,将那枚龙蛋交给青铜龙。

  “我会立刻用魔法传送过去,请你们放心,一杯茶之后,这小家伙就能回家了。”安多玛斯大师拿着安度因写给青铜龙王诺兹多姆的加密信件,慈祥的说道。

  那个词让我与安度因相视苦笑,安度因在加密信件里写的很清楚,这枚龙蛋是凯特瑞娜与恶龙迦拉克隆的后代,谁知道它会不会因此受到其他龙类的仇视?谁知道那位传说中不苟言笑的青铜龙王会不会念及与凯特瑞娜的旧情,善待那枚从未飞翔过的小家伙呢?

  没错,昆兰已经复活了。他告诉我们,在望海崖外的一座小岛上有一个灵魂祭坛,那是上古时期元素们所建立的祭坛,现在被盘踞于辛特兰地区的丛林巨魔们视为圣地。

  千年前,昆兰在那座祭坛下藏了一样能量磅礴的珍宝,水之心,如果把它放上灵魂祭坛献祭,昆兰或许能够痊愈。

  此刻,水元素男爵昆兰已经瘦的如同一道闪电了,此刻,他与安度因共乘一骑,他那金色的眼睛早已失去了神采,哪怕正午的阳光那么热烈也无法为他的双眼注入一丝活力。他那碧蓝的细瘦身体也软软的靠在安度因的背上,浑身流动的活水把年轻的王子弄得湿漉漉的。

  “真是抱歉啊,小家伙们。”昆兰充满歉意的嘟哝着,那疲惫的嗓音艰难的透过魔法世界,传入了我的耳膜,“一连赶了六七天路,你们一定累坏了。”

  “这不算什么,男爵阁下!”安度因转头喊道,由于我的耳朵里一直塞着世界聆听者,所以,我能清楚的听见他语调里含满的焦急与鼓励,“请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要到鹰巢山了!”

  我探头朝下看去,此刻,我们已经飞过了阿拉希茫茫草海,西部的索拉丁之墙的轮廓已经在远方若隐若现。

  如果你熟悉艾泽拉斯的地图,那么你一定知道,只要飞过了索拉丁之墙,便能看见敦霍尔德城堡,在城堡的后面,沿着一条被山峦夹着的小路在飞上一小会儿,便能看见鹰巢山城堡顶上那只巨大的立鹰石雕。我曾在关于旅行的书籍上看见过介绍,据说,那只石雕将近百米高,上面雕刻的每一根羽毛都栩栩如生!

  没错,一飞跃索拉丁之墙我就发现了那座雕像,可是,哪怕我们的速度飞快,我们也用了大半个下午才到达城堡的飞行点。

  看见我们从狮鹫上跳下来,原本懒洋洋的趴在飞行点旁边的管理员居然激动的跳了起来,“噢!竟然有客人!”很明显,这名管理员拥有一幅所有矮人们都拥有的大嗓门,“塔隆埃克斯!头儿!有客人来了!”喊毕,他又回头朝我们憨厚的笑了笑,热情的把我们领进飞行点旁边的石洞里。我注意到石洞里还残留着不少干草与浓浓的狮鹫粪便的味道,很显然,这儿曾经是个豢养狮鹫的洞穴。

  “几位,我是戈斯鲁姆,可别笑话我,自从大领主弗斯塔德.蛮锤带着族人去铁炉堡之后,鹰巢山越加荒凉,好久没来过旅行者了!”戈斯鲁姆轰隆隆的大笑着说,那爽朗的笑声让人很容易对他滋生好感,“你们想要点什么?喝点什么?我们这里可是有好酒呢!飞鹰之泪可是我们自己酿造的美酒,铁炉堡可喝不着!我们可以叫塔隆艾克斯为我们做他最拿手的啤酒烤枭兽腿和海龟汤,你们可以在温暖的炉火边给我讲讲旅行故事!噢!先生,你背上背的是什么?!胡子在上!水元素?他怎么这么小?颜色这么淡?他是水元素吗?”不得不说,戈斯鲁姆的语速就像机关枪一样快,安度因几次张开了嘴,却没插上话。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山洞深处,这儿只有几张简陋的床,木橱与桌子,桌子上有一名年迈的矮人正拿着放大镜,伏案写着什么,看见我们走进去,他立刻站了起来,脸上满是笑容,“噢,两位!我是塔隆艾克斯,旅行者们,欢迎你们!”然后,他也看见了安度因背上的昆兰,很明显,他和戈斯鲁姆一样惊诧,“噢,这个小可怜是不是病了?!他要吃什么药么?!噢!你们可以和我们说,我们可以帮你们弄!”

  “感谢你们,戈斯鲁姆,塔隆艾克斯,但我或许没有时间和你们细说了,”安度因略带歉意的说道,“如你们所见,我们的朋友确实病了,我们需要连夜赶往望海崖。”

  “望海崖?”塔隆艾克斯重复了一句,下一秒,他与格斯鲁姆对视了一眼,脸上浮起了不安,“大晚上,往那边去的路可不安全,要知道,你们现在去望海崖的话,得到后半夜才会到那里呢,哪怕你们骑快马。”

  “可我们必须去,你瞧,我们的同伴已经很虚弱了,”安度因笃定的道,“如果您能借给我们几匹马,再给我们一幅地图,我们会很感谢你们的!”

  塔隆艾克斯再次和戈斯鲁姆对视了一眼,这一次,他没有再阻拦,而是叹了口气,朝戈斯鲁姆挥了挥手,“把最好的马给他们。”

  在我们都翻上马背后,只见塔隆艾克斯吃力的从石屋里拖出了一堆干面包与牛奶,推到我们面前,“你们一定还没有吃饭,带上这些去吧!你们路上一定要当心,最近,我们没有巡视,也不知道会那些危险的凶兽会不会出来,还有枯木巨魔,你们一定要当心他们,不要离开大路,不要踏进他们的地盘!”

  望海崖是位于辛特兰的最东面的一道山崖,面朝大海,有一条宽阔的路从鹰巢山脚下直通那里。路的两旁满是雕刻精致的魔法灯柱,入夜之后,那明亮的光芒可以有效的将危险的凶兽们驱赶开。

  可是,或许是这儿已经人迹罕至,骏马奔驰的一路,我看见不少灯柱都倒下了。抬头看了看即将落幕的夕阳,我心里忽然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我必须感谢我耳朵里塞着的世界聆听者,因为,它让我在那震耳的声响里硬是辨别出了几丝危险的信号。

  “安度因!小心羽箭!”我朝年轻的王子大吼了一声,下一秒,刻不容缓的朝马背上一趴,只听见嗖的一下,一只羽箭几乎是擦着我的头皮飞过。慢一拍的安度因可没那么好运了,箭刺入了他的肩头,只剩下一捧羽毛在大风里微微颤抖。

  没有停顿,他立刻咬牙勒停了骏马,我也立刻从自己的马背上跳下去,和他背靠背,警惕的靠在了一起。

  “快为自己治疗!安度因,我发誓,下面的攻击一定不会影响到你的法术!”我紧张的朝四面看着,低声道,手里血色的火光若隐若现。

  “是……枯木巨魔……”不期,摊在地上的昆兰忽然出声了,他已经非常虚弱了,嗓音飘忽不定,“他们的羽箭……一般都有剧毒。”

  天已经很暗了,我立刻升起了一团亮紫色的奥术光球,接着那如同针刺的强光,我骇然发觉安度因肩头的伤口已经开始发黑,不止是他的肩膀,他的脸颊与嘴唇也开始发黑了!

  安度因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是,他的咽喉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只发出了一阵模糊的嗬嗬声,然后,他整个人朝后一倒,不省人事。

  我一下子慌了神,抓着他的行囊把里面的东西整个儿倒了出来,可是,在那么多瓶瓶罐罐里,我偏偏没有看见解毒药剂的影子!

  就在那时,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也临近了,豁然抬头,我发现我已经被十几名巨魔给团团包围了,他们个个都将柳木弓张到最大,涂满绿色毒汁的箭头笔直的指着我的脑袋。

  事实证明,我的做法非常明智,就在我举起双手那一刻,一名巨魔如同灰影一样从我身后慢悠悠的晃了出来。

  我偷偷地扫了他一眼,那是一名看起来如同坚硬岩石的中年巨魔,他有一张满是疤痕的脸与一双血色的眼睛,他的手里提着一对明晃晃的匕首,匕首反射的冷光就如同他的目光一样利如刀片,他随意打量了我几眼,随后,发亮的眼睛集火在了昆兰身上,“【巨魔语】把他们带回去!”

上一篇:鹰巢山 - 魔兽世界中文维基自由编辑的魔兽资料       下一篇:第二百五十五章:涂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