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猎物

作者:中国赌城   来源:http://www.hnabai.com    栏目: 中国赌城在线    日期:2019-07-15

  “戈斯鲁姆,漂亮的一锤,虽然我没看见。努埃恩,同样谢谢你。”死里逃生的奥斯缓过劲来,他先是感谢了自己的兄弟们,然后指着自己的伤口,“看看这些洞,它们还流着血,但是我竟然不觉得痛,真奇怪。”

  “奥斯,你没骗我们?真的不疼?”库德兰接过塔隆埃克斯递过来的空间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很多瓶瓶罐罐,只是库德兰说话的语气很低沉,神情沮丧。

  “别这样,库德兰,我真的没事。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绝对没有骗你们,看我的表情,看我的额头,我连汗都没出,现在真的不疼了。”奥斯反过来安慰起了库德兰,“库德兰,别这样一副表情,我还活得好好的。哦,老天快帮我止止血,有点晕……”

  这句话又惹得矮人们一阵手忙脚乱,塔隆埃克斯帮忙清理完伤口,库德兰从一个浅灰色的瓶子中倒出一些粉末,均匀地涂抹在奥斯的四个伤口上。接着,他从一个草绿色的罐子中倒出一些同样草绿色的药汁,这些药汁倒在两块纱布上。库德兰在奥斯前面和背后的伤口上分别贴上一块纱布,最后用一条纱布给他缠好了绷带。

  等做完这一切,库德兰的神情看起来仍旧很懊恼,他抽搭起来,说道:“都是我不好,呜呜。加尔叔叔让我们照顾好你,可是他才离开半天,我们就让你受了伤。”

  “库德兰,别,别这样。”奥斯连忙摆手说道,“那也是那只雪豹太狡猾了,趁着你们都跳上了断层,突然袭击。嗯,说到这儿,它可真聪明,选了一个最好对付的猎物,哈哈,真的不怪你们,是我太弱了。”

  只是,奥斯的解释根本没用,还没等他劝住库德兰,努埃恩也抽起了鼻子,难过地说道:“都是我们太大意了,没有保持队形,把你一个人落在了最后面。我们中午才发了誓,可却没能保护你。”

  此时,虽然大家的自责让奥斯很感动,但他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了,否则只会有两个结果,不是他的兄弟们懊恼地大哭一场,就是他的兄弟们要把他送回卡拉诺斯,绝对没有之三。

  “库德兰,那个浅灰色的粉末是什么?草绿色的药汁是什么?感觉好痒啊,又暖暖的。”奥斯轻捂着自己被包扎好的伤口,略微动了动肩膀。

  “浅灰色的是晒干后磨碎的石南草,草绿色的药汁是镇子里的医师雷纳石枝婶婶用跌打草做的。”库德兰果然轻易地就被奥斯带跑了注意力。

  “来,埃克斯,拉我起来。”奥斯左手搭在塔隆埃克斯的肩上,他的右手空抓了几下,然后紧握了个拳头,咧着嘴欢快地说道,“我竟然完全不疼了,你们看,我都能握拳了,你们谁来让我打一拳试试?”

  塔隆埃克斯和库德兰一左一右把奥斯扶了起来,奥斯又对努埃恩说道:“努埃恩,看来你要多加练习呀,告诉你一个小窍门,射击移动地目标时,要提前预判目标的移动轨迹,计算目标可能会移动的方位,记住这个词哦,叫预判,预先判断。”

  “预判,预判,预判。好的,我记住了,刚才我就是瞄着那畜生的身子射击的,可它一个后撤就躲开了,下次我一定不会失手了。”同样,努埃恩也被奥斯轻易的带跑了注意力。

  奥斯自己在心里偷着乐,然后看向了戈斯鲁姆:“戈斯鲁姆,据说矮人战士有一招非常非常强大的技能,叫风暴之锤,是你刚才用的吗?能给我讲讲吗?”

  结果,戈斯鲁姆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三弟塔隆埃克斯就拆起了他的台:“二哥那只是用蛮力一掷,哪是风暴之锤呀。风暴之锤是用自己的力量,沟通大地之力,把大地之力汇聚于武器上,全力掷出的一击。”

  然而,戈斯鲁姆非常不服气:“埃克斯,瞎说什么大实话呢什么叫只是蛮力一掷,我可是击退了那只雪豹好不好”

  看着吵吵着,唱起了对角戏互相拆台的两兄弟,奥斯感到有些羞愧,貌似他自己是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但是,一想到他的兄弟们都被他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奥斯还是得意的用他完好的左手在背后偷偷地伸了个“耶”。

  “呃?”奥斯低头看看自己,才发现他确实没穿上衣,“你不说我都没感觉,我竟然真的不冷,可是我什么时候身体这么好了?”

  奥斯摸了摸自己身体和脸颊,触感冰凉,没有一丝热度:“看来我真的有问题,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奥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就是这儿,一定有问题。”

  库德兰帮奥斯穿好了他的皮甲,又给他披上了一个大号高地山羊毛斗篷,裹得严严实实:“头?你说头?是怎么回事?严重吗?我们要不要回卡拉诺斯找医师?”

  这时,大家都看向了奥斯,等他的回答,奥斯解释道:“不,不用,我想这可能并非坏事。自从我在梦境中醒来,我渐渐地察觉到一些特别的地方,我的一些不好的状态总是消失的很快。比如紧张困了累了等等;还有,每次去铸火家的时候,我都会因为骤冷骤热的变化而不适应,再加上他家那个大火炉里的热浪侵袭,会让我有晕眩感,可是每当那个时候,我都感觉一股冰凉的清流出现在我的脑袋中,让我恢复过来;现在,还流着血的咬伤,只过了一会儿我就不疼了,可伤确实还没好;同样,我都快冻死了,却没有感觉冷,还能和你们有说有笑的。这一切,也许是因为我的大脑,它能自己屏蔽对我不利的感觉。”

  一众矮人都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奥斯,库德兰说道:“真厉害,这本事可真有用奥斯,你说的大脑是什么技能吗?”

  奥斯想了想,给他们换了个说法:“应该就是灵魂吧,我的灵魂能治愈那些对我不利的负面状态。但具体究竟是不是,以后还要再研究,或许某天碰上一个精通灵魂魔法的法师,试验一下就清楚了。”

  显然,奥斯的兄弟们还有疑惑,但是就在这时,众人听到沉重地脚步声传来,扭头看去,是石墩儿回来了。

  石墩儿无辜地看看库德兰,又无辜地看向奥斯,摇了摇头。奥斯被石墩儿那人性化的表情逗乐了,虽然它体型庞大,但是它有时候确实很可爱。

  “笨蛋石墩儿,连一只小猫咪都抓不住,你的奥斯兄弟可受了伤,你竟然都没替他报仇”库德兰显得非常不满意。

  “好了,库德兰,可千万别责怪石墩儿。山地森林中,一心逃跑的雪豹,可不是体型庞大的石墩儿找得到的。不要说它不努力,是敌人太狡猾了。是吧,石墩儿?”奥斯说着话,冲着石墩儿眨眨眼。

  石墩儿高兴地一头拱开库德兰,它走到奥斯面前,伸出舌头舔了舔奥斯的手,就像是在慰问奥斯。而库德兰,因为石墩儿堵了路,他没办法只好跳到了石墩儿背上,又顺着石墩儿的脖子滑了下来。

  奥斯打了个响指,自信地说道:“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了,它的食物可不少,可为什么要袭击我?它真的把我当猎物了吗?”

  “它袭击了我,确实很聪明,它知道我是最弱的,也抓住了那一瞬间我落单的机会。可是它又不聪明,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四位矮人战士,还有石墩儿,成年棕熊。你们可以想想,就算这只雪豹是饿极了,它也不应该会独自袭击一支小队,这丝毫没有胜算。退一步讲,就算它在初次袭击中就能把我杀掉,可是,它也绝对带不走我这具尸体,不是吗?”

  奥斯苦笑着摇摇头,他说:“我也不清楚,但绝对不会是因为饥饿,它有太多比我更好的选择了。或许,我可能单纯的就只是它的猎物而已,完成猎杀就是它的目标。我和它对视过一眼,即使是失败了,它也看起来很从容的样子。”

  “奥斯,这样的雪豹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咱们该怎么办?我可不能让你处在危险之中”库德兰听了奥斯的解释,着急起来。

  “哈哈。”奥斯高声笑道:“它在咱们猝不及防地情况下,都没能袭击杀掉我,现在咱们有了防备,它反而会得逞不成?不用担心,咱们继续出发,我期待它的下次袭击,到时候,究竟谁是谁的猎物,可就两说了”

  奥斯爽朗地大笑和自信的语言,给了矮人们信心,他们很快就收拾完毕,继续上路了。这一次,库德兰小队保持了完整的队形,石墩儿在最前面开路,库德兰紧随其后,奥斯和努埃恩并排走着,奥斯身后是塔隆埃克斯,最后面则是戈斯鲁姆。所有人都把武器拿在手里,奥斯也把他的圆盾重新拿出来紧扣在了左臂上。

上一篇:艾泽拉斯之人族大元帅 - 艾泽拉斯之人族大元帅       下一篇:没有了